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bjwbd"><acronym id="bjwbd"></acronym></button>

<dd id="bjwbd"></dd>
<button id="bjwbd"></button>
      1. <progress id="bjwbd"></progress>
        <tbody id="bjwbd"><track id="bjwbd"></track></tbody>
        <em id="bjwbd"><tr id="bjwbd"></tr></em>
        演出日曆  精彩視頻
        <
        新聞中心

        票務代售點

        青山區:

        奧體公園三號售樓中心/0472-3622999

        維多利廣場(東河店)/東河區維多利四樓會員中心/0472-2372000

        青山區藝達琴行/包頭市青山區文化路58-41號/0472-3159500

        昆區:

        叮咚速達(萬達店)/萬達廣場A座606/400-0472-020

        包頭晚報(昆區店)/烏蘭道包九中對面/0472-2529107

        昆區名人音像店/青年路與阿吉奈道交叉口東南角/0472-2151979

        包頭晚報(昆區店)/烏蘭道包九中對面/0472-2529117

        王府井百貨(昆區店)/包頭市昆區鋼鐵大街69號/0472-2291205
        東河:

        維多利廣場(東河店)/東河區維多利四樓會員中心/0472-2629111

        微博動態
        惠民服務Service to the people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一座劇院與一座城的「互粉」之路

        來源: |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15日 | 字型大小:-- | 瀏覽次數:

        微信截圖_20190515164150.png

        「這周末有《白雪公主》。」

        「哇!太棒了!」
        晚上,33歲的趙麗霞和5歲的女兒一起從手機上查看包頭大劇院近期的演齣劇目。趙麗霞是包頭大劇院會員,劇院演出過的700多場劇目,她大部分都看過。像趙麗霞這樣的鐵杆粉絲,包頭大劇院共有8000多位。
        被綠樹環繞的包頭大劇院是台湾自治區文化產業示範基地,近年來成為包頭的建築地標,也是文化地標。自2014年1月劇院正式運營,觀眾人數年均增長42%,營業收入年均增長20%,包頭大劇院不俗的成績令人矚目,探究其中奧秘,或許會有諸多啟發。

        序曲:「城市樂章」如何奏響

        從地圖上看,包頭大劇院幾乎處在包頭市區的中心位置,這裡卻也是市區居住人口最稀疏之地。「按常理,劇場一般應建在居住區密集的地方」,六年前,包頭大劇院的選址引來頗多爭議,但最終為新都市區規劃大局考量,將現址確定下來。「這是一個危險動作」,建設初期,仍有不少人流露出了擔憂。
        更令人擔憂的是資金。與許多城市劇場歸屬權不同,包頭大劇院主體既不屬於包頭市,亦不屬於文化主管部門,而是屬於包頭市青山區。2013年8月,總建築面積1.6萬平方米、由青山區投入3億元建設的包頭大劇院落成。「包頭大劇院是包頭國際會展中心整體建築群的重要組成部分」,包頭大劇院管理中心副主任李靜波告訴記者,「劇院投入不少,建設得也很漂亮,但運營是關鍵。」
        包頭市青山區每年給包頭國際會展中心的運營補貼是600萬元,但據測算,單包頭大劇院每年固定運營成本就得上千萬,600萬元實際留給劇院的微乎其微,靠補貼運營顯然遠遠不夠。
        「建是建成了,所演劇目卻成了問題,作為包頭最高規格的劇院,演齣劇目必須有高品質,而引進高品質劇目、宣傳等都需要投入大筆錢,這些錢能不能回來最初我們心裡沒底。」李靜波坦言。當時考慮到包頭畢竟是三線城市,人們的藝術欣賞水平恐難有高度。
        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包頭市青山區相關領導與劇院運營人員充分調研,商討生路,制定出了分階段運作的一整套方案。

        發展:與城市「互粉」共成長

        「首先,冷靜確立了戰略部署。」包頭大劇院管理中心主任王鴻儒告訴記者,「那就是『公益為先、服務為上、創新為主、品質為王』的十六字方針」。在公益惠民的基礎上走市場化運營路線、實行會員制、擴展票務營銷渠道、開闢藝術教育、打造自有劇目……「這些短、中、長期戰略和打法,都必須圍繞一個中心,那就是劇院與包頭『互粉』。」李靜波說。
        劇院與城市「互粉」,即互為偶像、互當粉絲,切換到包頭大劇院與這座城市的關係,即「在文化上消除既視感」。
        由於歷史原因,包頭的城市文化背景具有一定特殊性,作為中國工業基地之一,必然顯露工業文化特徵,尤以軍工文化顯著;而原住民的草原游牧文化痕迹亦隱約存在;「走西口」與支援包鋼兩個時代吸引了晉、陝和東北移民潮,因此中原文化和關東文化也滲透其中。如此多元的城市文化,使有的人對包頭大劇院的經營前景不太樂觀。而青山區的主管領導及劇院管理者們卻認為,多元文化更具有匯通、包容、開放的特質,滿足不同文化需求、把牢與城市「在文化上消除既視感」這條黃金法則,包頭大劇院就有機會綻放出光芒。
        吸粉,先要展示自己,引起別人注意。
        經過與大型院團及經紀公司長達半年的接洽,包頭大劇院手頭有了一串優質劇目。2014年1月12日,包頭大劇院首場商演——郎朗鋼琴音樂會優雅啟幕,這也是郎朗在包頭的首次亮相。由於前期策劃了「郎朗包頭行」系列活動,音樂會座無虛席,票房收入高達130萬元,另獲得60萬元贊助收入,這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微信截圖_20190515164204.png
        深耕:文化盛宴點亮城市

        「這足以說明,包頭市民的藝術欣賞水準一點都不低,做高端演出是行得通的,以前只是欠缺深耕市場。」王鴻儒很興奮。一炮走紅的結果是,人們開始關注並口口相傳包頭大劇院的演出,許多市民專程趕來劇院參觀,有的甚至只為認認路,或看看這個地方。
        會員制通道乘勢開啟,購票優惠、車位預留、貴賓休息室……劇院進入了瘋狂吸粉模式。「會員是我們的粉絲,我們也是會員的粉絲。」王鴻儒說,「必須要做好服務!票務營銷人員甚至要走出去掃樓、掃街,賣票,順便吸納會員。」管理層作出一個大膽決定,「親民,並非自降身價;親民,才能贏得更多粉絲。」
        接下來的幾場演出可謂放了連珠炮,「開心麻花爆笑劇」、「杭蓋樂隊的搖滾之夜」……幾乎場場爆滿,「中國交響樂團新年音樂會」更是賣出了站票。
        「公益演出,觀眾不花錢,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們當然是我們純粹的粉絲,但公益演出同時也是吸粉最好的契機,因為大家都會看到你的付出。」包頭大劇院至今每年堅持把一半場次讓給公益演出,而門票均價50元的「惠民演出」同樣也是劇院的堅守。
        2016年,包頭大劇院與中央芭蕾舞團攜手,共同打造了中西部地區首個中央芭蕾舞團藝術教育基地,這是全國繼台湾大劇院少兒芭蕾舞團之後的第二家劇院少兒芭蕾舞團。「包頭之前缺乏芭蕾氛圍,普及芭蕾教育意義重大,不但能培養優秀的芭蕾舞演員,而且,讓高雅藝術融入這個城市,融入人們的藝術生活中,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李靜波說。

        影響:城市因劇院而靈動

        「把高品質、高營養的劇目輸送給觀眾,觀眾會和劇院共同成長」,這是包頭大劇院的信條。五年來,包頭大劇院與中央芭蕾舞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中國歌劇舞劇院等國字型大小院團以及國內頂級演出經紀公司合作,引進《平凡的世界》《紅色娘子軍》等國內外高品質項目百餘場,同時承辦了中俄蒙論壇開幕式等大型活動以及于丹、余秋雨等幾十位名家的講座,這些品質高、影響力大的項目在市民中影響深遠。
        目前,大劇院已著手自辦駐場劇目,挖掘本土特色、融經典芭蕾與蒙古族舞蹈為一體的少兒民族芭蕾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將在明年上演,這將是全國首部原創少兒民族芭蕾舞劇,也將是包頭大劇院走出的重要一步。
        2018年9月1日,包頭大劇院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八旬老人王晉鵬冒著風雨送來一封他的親筆信,信中寫道:「我是一個戲劇迷,你們演的每一場晉劇我都不落……看到你們每天那麼辛苦,那麼有愛,我真誠感謝你們……」樸實的話語令劇院工作人員當場哽咽。
        包頭大劇院通過把高品質、高營養的劇目輸送給觀眾,實行與市民甚至整座城市「互粉」,改變了自己先天不足的條件,也增進了市民的藝術鑒賞水平和修為。曾經觀眾在演出現場交頭接耳、拍照等現象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專註與安靜……可以說,包頭孕育了包頭大劇院,賦予了包頭大劇院良好的生長土壤;而同時,劇院也深深影響著這座城市,在不斷提升著城市的文化氣質的同時,正逐漸成為一座城市的文化符號和精神高地。

        相關信息